有時候從高田馬場那裡,沿著神田川散步還不錯。

IMG_7797.JPG

  椿山荘的櫻花,很像有幾顆會特別早開。因為這天晚上在高田馬場吃飯,所以下午就先來附近散步。

IMG_7804.JPG

IMG_7808.JPG

  有了耶,櫻花開了。

IMG_7811.JPG

IMG_7812.JPG

IMG_7814.JPG

IMG_7817.JPG

IMG_7818.JPG

  這個水池很漂亮。

IMG_7820.JPG

IMG_7825.JPG

IMG_7833.JPG

IMG_7835.JPG

IMG_7841.JPG

IMG_7844.JPG

IMG_7849.JPG

IMG_7852.JPG

IMG_7857.JPG

  而椿山荘的旁邊,剛好是松尾芭蕉那個芭蕉庵。

IMG_7859.JPG

  他就是那個很有名的「有一隻青蛙跳進了池塘裡面,然後就有水聲。」排句。我真的不知道它美在哪裡。

如果你說「有一個人摔進了糞坑,然後就有屎味......我還比較能理解。

IMG_7860.JPG

好拉,自己看下面。

古 池塘、青蛙入水、水聲響,三個句子(這是從格式上說),三個物象,但他們不是簡單的拼接,而是詩人的「妙手(心?)偶得」的「天機」。清幽冷寂的古池塘, 四圍靜穆,水面平和,青蛙驀地躍入,發出清脆的撲通聲,猝然打破了這靜謐之境,餘音追隨逝波,很快又歸入冥漠空無,古池塘復又一片靜寂。

就在這一瞬間,動與靜、寂與響,無隙地結合在一塊,或者說,動與靜、寂與響在時間之外完成了幾度轉遞。周裕鍇先生說,《古池》句「寫靜中之動,寂中之音,藝術風格直逼王孟勝境」[10],這實在不算妄評。在這一瞬間,實是難分動與靜,寂與響
,而是讓人自然地轉而置心於這無限廣大的靜寂之中所蘊含的自然的節律,時間的神秘,由「象的天機」而追尋「意的天機」……近似於李澤厚先生論庄禪的悟境所說的,「『永恆在瞬刻』或『瞬刻即可永恆』的這一直覺感受」。而這種忘我之境就是芭蕉的「閑寂」與「風雅」。

文 字終究不過是筌蹄,得意忘形便是妙境,得意忘言則又更進一層;而要體味其中的「真義」,若有一種近似的真切體驗,便可助益不少。我家的屋子橫向開了一條小 巷,巷子之外幾步遠就是一座大山,山腳下藏著一眼古井,古井處在屋子與大山的蔭蔽下,井水終年清冷甘美。在我尚未就學時,適逢家人不在的某個午後,我正於 靜寂中百無聊賴,忽然自巷口傳來撲通一聲,清脆響亮,心也就如水波般蕩漾開了……一會兒再趴在井沿往裡看,青蛙如秋葉般停在水中,眼睛睜得圓且大,身子半 沒在水中,水平如鏡。真沒想到,芭蕉的古池牽引我的神思,竟勾起我的綿綿「閑寂」。

http://www.twwiki.com/wiki/古池

IMG_7861.JPG

IMG_7870.JPG

IMG_7872.JPG

  幸好我不是青蛙。

IMG_7876.JPG

  這個則是附近的聖瑪莉天主堂,聽說是20世紀日本代表性建築師丹下健三的代表座之一。學生特別叮嚀我要散步去看看。

IMG_7880.JPG

IMG_7883.JPG

  嗯,好。快要黃昏了。差不多要往高田馬場那裡去了。

IMG_7892.JPG

  途中經過甘泉園公園,順便進去晃晃。

IMG_7895.JPG

IMG_7905.JPG

IMG_7907.JPG

    全站熱搜

    T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