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謂的「()(せい)Tense()是用來表示「陳述的事件」與「說話時間點」前後關係的一種文法範疇。在日語裡,使用動詞原形用來表示「非過去」;動詞形來表示「過去」。以下說明絶対時制(ぜったいじせい)(絕對時制)與「相対時制(そうたいじせい)(相對時制)的不同:

 

一、主句的「絕對時制」

 

  • (はな)()は かばんを ()う。   花子要買包包。
  • (はな)()は かばんを ()った。 花子買了包包。

 

    上述前面無「從屬句」,只有「主句」,則「主句」所表達的時制,就是「絕對時制」。也就是說,以「說話時」的時間點為基準:若是使用動詞原形,則是表示買包包的動作「未發生」,若是使用動詞形,則是表示買包包的動作「已發生」。因此表示「說話時」,花子還沒買包包;表示「說話時」,花子已經買了包包。

 

二、從屬句的「相對時制」

 

  • (はな)() パリ ()(とき)、  かばんを ()
  • (はな)() パリ ()った(とき)、 かばんを ()
  • (はな)() パリ ()(とき)、  かばんを ()った
  • (はな)() パリ ()った(とき)、 かばんを ()った

       從屬句                 主句

 

    如同上述前面有「從屬句」,就會有「相對時制」的問題。例句畫底線部分為「從屬句」,沒劃線部分為「主句」。「主句」的時制為「絕對時制」,因此③④在「說話時」,「去巴黎」及「買包包」兩個動作都還沒發生,而⑤⑥在「說話時」,「去巴黎」及「買包包」兩個動作都已經發生。

    相對地,「從屬句」的時制為「相對時制」,而從屬句並非以「說話時」為基準,而是以「主句」為基準。也就是說,③⑤兩句使用「未發生」的行為「()」。因此,「主句」買包包的動作都會比「從屬句」去巴黎的動作先發生。換句話說,買包包會是在去巴黎之前,也就是「包包在台灣買」的意思。④⑥兩句使用「已發生」的行為「()った」。因此,「主句」買包包的動作都會比「從屬句」去巴黎的動作後發生。換句話說,買包包會是在去巴黎之後,也就是「包包在巴黎買」的意思。

 

的翻譯及說明,統整如下:

花子去巴黎前,要買包包。(包包在台灣買,整件事尚未發生)

花子去巴黎後,要買包包。(包包在巴黎買,整件事尚未發生)

花子去巴黎前,買了包包。(包包在台灣買,整件事已經發生)

花子去巴黎後,買了包包。(包包在巴黎買,整件事已經發生)

 

以圖表示如下:

 

 

    此外,若從屬句不是表示動作,而是以「~ている/ていた」表示狀態,則不會有「相對時制」產生。

 

(はな)()は パリへ ()っている(とき)、かばんを ()った。

(はな)()は パリへ ()っていた(とき)、かばんを ()った

 

  ⑦⑧兩句無論使用「()っている」還是「()っていた」,都是表示「花子在巴黎的這段期間當中」,買了包包。

 

三、非時間性名詞之連體修飾句的時制

    若不是使用「(とき)」、「(さい)」等用於表示時間關係的從屬句,而是使用一般名詞時,則依「語義」來判斷時間的先後。

 

チケットを()う (ひと)は そこに (なら)んだ。

チケットを()った(ひと)は そこに (なら)んだ。

      修飾語   名詞(被修飾語)

           連體修飾節

 

    上述具有連體修飾節的句子為「相對時制」,表示「還沒買票,買票前排隊」,表示「已買了票,買票後排隊」。

 

(かい)(じょう)で ()(さつ)した(ひと)は タクシーで そこへ ()った。

     修飾語    名詞(被修飾語)

            連體修飾節

 

 

   然而,若以「相對時制」來解釋,則為「自殺之後,才去了那裡」。但這是不可能發生的,一定是「先去會場之後,再自殺」。意思是「在會場裡自殺的人,是搭計程車去到會場」,因此,此例無法以「相對時制」來解釋。


PS:原文刊登於大新日本語日和電子報
 

    全站熱搜

    T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